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事情混雜在一起,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去看待別人了。以前我心裡一直有個衡量別人的標準,可這麼幾年下來,我覺得這個標準已經沒辦法去定量一個人的好與壞或者說沒辦法去判斷一件事的對與錯了。 三十歲以前,我覺得我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去做。三十歲時,我對待任何事情都在猶豫,不知道是做還是不做。三十歲後,我什麼都怕,什麼都不敢去做了。這難道就是區別嗎?不得而知。 現在的心情混亂的很,不知道東南西北,不知道是前進還是後退,不知道往左還是往右,什麼都不知道了。亂、亂、亂…… 人心真難揣摩,每個人都標版著自己是多麼多麼的好,事情做的是多麼多麼的正確,可事實的真相又是怎樣的呢?只有自己心裡清楚。可又有誰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呢?少之又少! 對待很多事情,我已經失去判斷力了。好像是累了,煩了,真的不想為那些芝麻大的事去費心事了。生活在這個圈子,讓我有點厭煩,很想逃脫這樣的圈子,可始終沒這麼去做,啥時候我能走出這一步呢?這也許就是一種懦弱的表現吧!雖然我不喜歡懦弱,我也自認為自己沒那麼懦弱,可這在件事上,我真的是太懦弱了。我應該改變一下自己了。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只是站在那裡,但是風景怎可以變幻的如此快。 如果,我一直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無視你的紛紛擾擾,何必輕吟一夜,何必心路煎熬。那樣的黑,那樣的涼,掠上浸濕的睫毛。無神的望著一片漆黑的天花板,任由冰涼的液體順著臉頰浸染衣枕。思緒在飄,靈魂在游,心若放空,誰的好會被存著。 那段不了情,轉身進入了死胡同。依然將你裝進心囊,纖塵不染,躊躇於大千紅塵。你只是華麗的轉身,環擁下一段邂逅…… 心濕了一頁,翻過次頁,依舊泛著點點潮。如何撫拂,如何相忘,如何轉身。有一種感情,在無力回眸的剎那,抑鬱著不肯離開;有一種分手,在茫茫人海中,徘徊著無法落幕。最初的情愫,被打包,隨即拋向渺茫的天空,就成了無邊無際的迷茫。最初的慾望,都很簡單,為何後來的無關緊要替代了一開始的溫柔。 百轉千回的執著,始終駐紮在最初的地方,被踐踏的情愫,在無盡的黑夜裡哀傷。淡淡的哀愁,是否還續著殘盡的柔情。有沒有一些想念,你也曾放逐天涯,任其游曳,抑或彷徨。 如今回首,你的薄倖撩撥了誰的傷疤,又粉飾了誰的情感?一季的等待,等不回往昔的承諾,一頁的文字,道不盡伊始的情緣。衣袂飄飄,攜著塵封的過往,流浪在繁雜的世界。揚揚灑灑的陽光,散落了一地的記憶。那些亦卷亦舒的雲煙,是否點染了你的回憶? 依然是最初的地點,依然是最初的眼眸,依然是最初的離別。我,還是最初的我;心,還是最初的心;路,還是最初的路;你,儼然不是最初的你。 那,時間逝去了誰的情,說聲再見又有何難,只當若如初見。

| 14th Jul 2012 | 一般
  向日葵 植物的向性運動可分為向光性、向地性和向觸性,向日葵花的向陽是典型的向光性運動。請看田地中朵朵葵花向太陽。 含羞草 植物與動物不同,沒有神經系統,沒有肌肉,它不會感知外界的剌激,而含羞草與一般植物不同,它在受到外界觸動時,葉會下垂,小葉片合閉,此動作被人們理解為「害羞」,故稱為含羞草。

| 23rd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那個年代,那麼純粹,那麼乾淨的愛,只有老謀子能拍出這麼唯美的愛情故事。 山楂樹原本是再普通不過的植物,在這裡被象徵為刻骨銘心的愛情,實在令人感動。雖然是文革年代,老三和靜秋的唯美愛情卻不像梁山伯與祝英台那樣壯烈,可就是那種靜靜的,甜甜的愛,恰恰與當時的時代背景形成鮮明的反差,好像吸進一股乾淨的空氣,霎感清新。 故事中有幾個畫面,估計讓所有觀眾都為之感動。 鏡頭一:靜秋參加勞動,腳弄破不肯去醫院,於是老三用刀劃傷自己來爭取靜秋去醫院,被靜秋媽約法三章幾年內不能來看靜秋,臨走還要為她腳傷再包紮一次,悉心的護理。一對被迫分開的戀人,雙眼都含著淚花,讓人感動。 鏡頭二:靜秋去看生病的老三回來時隔河相送,因為隔得太遠,不能真正的擁抱,只能用雙手作擁抱狀,那是他們最後的約會,靜靜的小河隔開了他倆的身體,卻隔不斷他們的愛,沿著河岸慢慢的移動腳步,傷感的送別,眼淚流得稀里嘩啦…… 鏡頭三:老三臨終前,在聽見靜秋的聲音時,努力地要增開雙眼,還不忘貼在天花板上的兩人合影,已經是奄奄一息,那是他的寄托,永不忘他的靜秋,感動之至。 結局有點缺憾,老三死了,這段愛情靜秋只能刻骨銘心的留念一輩子,有情人終未成眷屬。

| 9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個被風吹即歪的人,一個咳喘了多少歲月的殘喘的靈魂,一個善良堅強並存的靈魂。我的傾訴顯得多麼蒼白苦澀。 你站在地裡,像移動的影子,你忙碌的身影,在呼吸之間的說話,多麼親切多麼溫暖。你爬著那個山坡,在山路上歇息,多麼令人感到心酸?! 姐姐,你披著早晨的露水而來,那是雲嶺六昭山脈的淚水,姐姐,你柫去發稍的汗滴,那是多麼誠實的熱情,沒有一分虛的因素,露出赤裸裸的熱戀,在南高原,在六昭山脈,在瀘江水系的源泉,你的春去了又來了,短短四十年,你的堅強溫良多麼讓我銘記。 隔著一層紙頁的貧困,隔著一層紙頁的病痛,隔著你我之間的那一片莊稼地,那呼吸與呼吸之間的洞悉,那骨子裡血液中的親緣,姐姐,我多麼想變成一隻鳴蟬,只為你歌唱! 那眼泉水清澈,你我總是坐在井邊說笑,那井中的倒影,在清澈的緩緩湧動中,那一塊遍佈你足跡的地塊,風一吹就又吹出你的倩影,在青色的玉米地鋤地的你。 現今你安睡地下,背倚一匹大山,面前是雲嶺山間壩子,那是你要一輩子眷戀的土地,那是苦難的源,一部咳喘的肺在生活中掙扎,踉踉蹌蹌,被誰看在眼裡,疼在心底? 你曾講過你的少年,被老師誣陷偷杉木種子,你就綴學回來,跟在父母身後,開始了你悲慘命運的一生。你嫁的男人也是父母作主,最終你陷進一個漩渦中,咳喘的肺是生第二孩子留下的吧?多麼蠢昧的生活,全是暗影啊! 母親是生下我而染上的肺炎,再後來勞累成積,終於撒手而歸,而你只有四十歲的年齡,兒女悄然長大,我們風兩中多了一雙兩雙撐傘的手,那手過去是多麼稚嫩不可信任,而今是多麼有力有安全感。 那是甘泉孕育過的手,那是爬著雲嶺成長的身影,那是將是和六昭山脈一樣偉岸的身影,可惜你撐不住了,你劃傷的身體,傷痕纍纍。你嘶啞的喘息現今正點點震落我心上。讓我一生多麼對你懷念! 你走的那天,老天下起了冷兩,那點點的淚滴灑在這片土地,嗩吶聲中迎娶的你,在嗩吶聲中走!在嗩吶陣陣響徹的原野,兩點更冷了。我想哭,可我卻想著堅強,像你短短的一生。現今想到你那風吹即倒的身影,可你卻頑強地在六昭山脈行走。你走過的腳印,誰說輕易就抹去了?! 在六昭山脈,姐姐,我想和你來個合影,現今面對六昭山脈,愛一分也不少。

| 5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流浪兒,流浪在自己的世界中,尋找自己的知己,自己的愛人。 如果我們可以忘記痛苦,忘記悲傷;如果我們可以忘記你的壞,我的嬌氣;如果可以,是不是就可以很持久,那段感情。 當一個男人知道你很愛他的時候他就不會再開口說愛你了,因為他處於上風,他有自己的驕傲,他可以對你很差勁的語言,也可以很甜蜜的溫存,只有當他寂寞的時候,他才會回過頭來對你說:其實我還是愛你的。只是我們不知道那已經不是愛了,現在不是,以前不是,將來也不會是。 愛,也許從來都是千回百轉,難以琢磨的事,不是你不懂,不是你不想,不是你不夠智慧,即使勇氣大增,輕輕地一撇 ,在愛情的塵埃裡,便抬不起頭來了。 很多時候,我們很委屈的愛著,那種委屈無法用淚水來洗滌,那種委屈置入骨髓,但是總是說服不了自己離開,以為一旦離開,不知道以後的生活該怎麼樣過,也許會更好,也許會更壞,總之是毫無勇氣。總是找很多很多理由,找很多很多回憶來填滿自己那需愛的靈魂,告訴自己我可以忍受他,包容他,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好下去,愛下去,但是甜蜜的回憶終有一天是會用完的。 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即使再愛,我也不會輕易說出“我愛你”,有時候寧願沒有來過,有時候寧願從未認識,但是假如我們從來沒有相遇,我們的生活是不是都將是另外一番光景,是不是我們都不知道在世界的另一角有一個人那麼愛你,也不知道你是這樣被一個人愛著;是不是還會一直以為自己以前喜歡的那個人就是愛,許久之後才知道喜歡就是喜歡,不是愛。直到相遇了,才知道這才是愛,生活原來可以是這樣一種過法。

| 1st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父親去世後,一直想寫點東西紀念他,可每次提筆,腦海裡總會冒出當年寫的那首詩《父親》來。多年前一位大學同窗向我索稿,我以此詩搪塞,後來編到一本詩集裡。在這首小詩裡我寫了父親的沉默——面對命運,面對生活,面對明天,他都默默的承受,承擔。當年是他趕著驢車,把兒女們相繼送出大山,默默的看著我們一個個遠走高飛…… 父親年輕時就出去做工,並成了正式工人,在一個千人大廠裡干車間主任,後來他提前退休,又回家操起了鋤頭。那時候大哥剛參加工作,我們兄妹三個還在上學,家裡負擔很重,他的那點工資哪夠花的。從中學到大學,每到新學期開始,他就四出借錢。一時借不到,他就坐在炕上抽煙,不說什麼,抽完煙又說:再上誰誰家去淘換淘換。所以他就拚命種地,我家最多種到18畝地,全靠父親、母親和爺爺三個人肩挑手刨。身體瘦弱,乾乾巴巴的父親,卻有著駱駝般的堅忍、耐勞。 後來兒女們都長大成人,父親也幹不動了,逐漸退了一些地。父親說,每當他走過當年種過的地頭,心裡就怪不得勁兒。他是怎樣的心情?他沒有說,我們也不知道。前兩年他把地裡全種上了樹,看著滿地樹苗,他對母親說:我恐怕看不到這些樹成材了。不料竟成讖語! 父親是個老實人,平時寡言少語的。他不大過問兒女的事,他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甚至也提供不了建議,不管是上學還是工作,他都由著我們自己折騰。每年過年回家,除夕晚上一大家子都在炕上看春晚,父親裡裡外外的操持年,我則獨自呆在廂房圍著爐子喝茶,父親忙活得差不多了,就來坐下喝茶,每年總是問一句:今年弄得怎麼樣?我回答“挺好”或者“還行”,他也就不再說什麼,爺倆只管喝茶。 如果是他倒水,他總是先給我倒上,然後給自己倒。喝酒也是,如果酒瓶在他手裡,他先給我們斟酒,再斟自己。這是禮道,他說,爺們之間也不能廢,兒大三分客嘛。 很少見父親疾言厲色,他對兒女很開明,我們常常和他沒老沒少的開玩笑,他也不著惱。在父親面前,母親很強勢,脾氣大,嗓門也大,一急了就劈頭蓋臉的,但父親從不和母親吵。有時候我們在一旁起哄架秧子,開他的玩笑:你在俺娘面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一個大老爺們,也忒那個了吧!你就不能挽挽袖子冒冒火,把俺娘的囂張氣焰打下去?他笑罵道:滾了半邊去,你們這些東西!隨後他輕歎一聲:恁娘這輩子,不容易!聽了這話,我似乎明白了。 有時喝上點酒,他也會吹吹牛皮,吹噓當年如何如何。這時母親就在一旁嗆他:你那麼多能耐,中央咋沒把你調去呢?父親嘿嘿一笑:那是他們有眼不識泰山。父親是一個平凡的人,走完了平凡的一生,最終化成一抔黃土。母親說,就父親的體格,沒想到他能活這麼大歲數,這個老東西就是心大,天大的事也不會壓在心上,該吃了吃該睡了睡,該幹什麼幹什麼,心裡真寬綽。 我們按照傳統的喪儀為父親出了殯。村裡一位老大娘抹著眼淚說:這世上又少了一個受苦的!——嗚呼!“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父親終於安息了。 文章來源:同心出版社 |張立勤 | 楊立華的BLOG |布衣本草 | 流連忘返 暢行天下 |春天花會開 | NEXTopia |南方週末李鐵的部落格 | 陰天不再的BLOG |玫菊的塗料世界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序:我總是望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說不出話來。 一路走來,珍惜了,彷徨了,丟失了…… 在丟失的那一瞬間,空洞的絕望鋪天蓋地而來,刺破堅防的堡壘,直直貫穿那支最脆弱的心脈。轟然絕響…… 是什麼在一剎那崩塌了。再也回不去了吧? 丟了一個人,是從心底拿走一份牽掛;丟了一個人,是在心中刻上一道傷痕;丟了一個人,是把心頭的珍愛生生剜走。出離了哀傷。 於是,我終於明白:是我丟了你。在茫茫人海中,我丟了你。永遠永遠地丟失了。 既如此,便請珍重。 總想慢慢地享受生活,慢慢地走,走得安逸沉穩,走得雲淡風輕,走在屬於自己的天空。 總是不敢抬起頭,昂首挺胸地走,我的低調一點都不奢華,很平凡,甚至有點單調的平凡。 總學不會愛自己,不懂得依靠和柔軟,不會聰明地保護自己。 總喜歡在一個人走走停停的時候羨慕一群人熱熱鬧鬧,在一群人歡聲笑語的時候想躲回自己的蝸牛殼。 總期待別人的保護卻不給任何人機會。 曾記得,我是這樣地丟掉了一個人,從此再未能真正地笑過,從此再不能精緻地規劃人生,從此心殘了一角,假笑著負傷行走。 丟掉的是誰呢?不是哪一個人,不是哪一段情。 是我丟了我自己,是我很不爭氣地活著沒了自我,是我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腳,就把我自己扔在了荒寂無涯的黑暗裡,從此不肯點亮一盞燈,不肯給予救贖。 執念起,嘴角微勾,笑意卻未達眼底。原來我也是個心狠手辣之人,不過只限於對待自己,真真可笑。 也許,我還守著一個承諾,一種愛。可是漸漸地,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了…… 文章來源: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糖把我的牙害了 | 憂鬱王子—小堂的個人BLOG |專為中國0-3歲嬰幼兒定制 | 城市螞蟻的小窩 |造型師吉米的BLOG | TBO.com Election 2004 Weblog |大連裝修污染檢測治理 | 哈妹的部落格 |陳一筠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6 Reads)
通心粉鼠最大的特徵就是有一條粉紅色肥肥短短的尾巴,它的功能就像駱駝的駝峰一樣,可以儲存養份及水分,而尾巴通常也成為通心粉鼠的健康指標,健康的通心粉鼠尾巴應該是飽滿的,生產後或生病時則會萎縮。通心粉鼠相當溫馴,而且對人類也不會懷有太大的戒心,所以很適合當作寵物飼養。 不過,通常母鼠對選擇配偶的眼光相當高,對於看不順眼又苦苦追求的公鼠會毫不客氣地拳腳相向;即使幸運配對成功,在母鼠懷孕時也最好與公鼠隔離,避免母鼠因感受壓力而攻擊公鼠。 通心粉鼠並不屬於倉鼠,而是沙鼠的一種,它們很喜歡挖洞,所以飼主最好能在鼠籠裡鋪上厚厚的木削,它們會樂得在裡頭翻來滾去游起砂泳。 它們很愛乾淨,每天會用很多時間洗臉刷毛,也常常需要砂浴,飼主別忘了常常幫它們更換沐浴砂。另外,通心粉鼠很少尿尿,尿液也沒有刺鼻的味道,所以整體算來它們是相當適合在家養育的鼠鼠類型。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進入新年,在聞堰鎮的惠南茶場,每天有幾十人人在70多畝的茶園裡採摘新茶。日生產30多公斤新茶,聞堰清香的春茶即將大規模上市了。這也是杭州地區最早上市的春茶。   更讓惠南茶場的當家人李惠南高興的是,經過兩年多的引進設備、調試、試產等,繼成功在杭州地區率先大規模生產烏龍茶後,如今惠南茶場也成為該地區第一個能夠一年四季生產茶葉的基地。   2008年,惠南茶場購置了一套用於製作「清香型」烏龍茶的設備,又特地從福建高薪聘請了兩位師傅,進行了「清香型」烏龍茶的試制。李場長告訴記者,一般這個季節製作的茶都是通過全發酵的紅茶,而他們製作的「清香型」烏龍茶採用的是半發酵工藝,做出來的茶葉無苦味,無澀味,而且帶有一股清香。   惠南茶場是浙江省最大的冬季「棚茶」的產地,茶場是杭州地區唯一能夠在春節前上市茶葉的茶場。隨著,3、4月份春茶上市、夏季烏龍茶上市、秋季秋 茶上市、冬季「棚茶」上市,惠南茶場已成為該區域首個可一年四季生產茶葉的基地。   據瞭解,聞堰鎮老虎洞村村後的惠南茶場大棚茶葉基地,是浙江省龍井茶原產地保護企業,杭州地區大棚茶葉產量最高的茶場,同時也是浙江最大的大棚茶葉產地。目前共有茶地近百畝,其中有一半為大棚茶,全部採用雙層薄膜進行抗寒保溫。

Next